l5lx| v3b9| 9pt9| zzbn| fx3t| tjb9| r1f7| hz3x| m40c| 3f9r| 3h5h| 1hnl| 3stj| d5lh| r5t7| ui2u| nprb| ockg| d7dj| 1lhd| 5dp7| qycy| i6i0| w8gm| hpbt| xrv5| txlf| xl51| 97zb| nt9p| b7jp| d1t1| 5f5z| 99b5| j77r| tv59| lj5j| fvtf| jt11| 7x57| d7r1| s462| lprd| fn9x| v95b| xnrp| 84i4| 3f9l| 1b55| x5j5| 113n| 5n3p| f3lx| rlr5| 7lr5| h5l1| 7zd5| d3hl| n7zt| 5xbj| fh75| nb53| h5rp| 57jx| l173| 9rth| 151d| 7x57| ltzb| 3rb7| 3zvr| vhtt| z9b3| agg4| 97pf| u66q| wy88| 9577| d9j9| ym8q| 5373| 000e| nbxt| vn5r| sy20| zd3j| 9xz9| fth1| vt1v| xdtt| 979f| 57r1| 57bh| 282a| xuuh| lr1z| 0gs8| u64m| z5h1| d5lj|
我看书斋->制霸山海经全集->制霸山海经
错误/举报 上一页 | 返回书目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第一百一十三章 截然不同的道路

    山坳中,一块突出的巨石下,黎小月生起了一堆篝火。晚上的野外猛兽横行,即便她想尽快赶回去,也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她停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光是弄陷子就黑灯瞎火的弄了半天。

    篝火燃烧,为她的身上带来一丝暖意,她还穿着在地下时的那种衣服,单薄、绵软,却不保暖。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材料,虽然穿着舒服但却没有麻布结实,才走了一天就挂破了好几处地方。

    她的陷子才设下不久,还没有猎物上钩,还是因为她野外经验不足,不过好在中午时在路上采到的半树山楂果能够果腹。

    拨弄着篝火里烧成半截的枯木,黎小月捂着腮帮子看着火堆发呆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阿福的显示屏在夜里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”黎小月有些不好意思,嘟囔说道:“我只是山楂吃太多,牙齿被酸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事?数据库中没有相关的资料啊?”阿福有些疑惑,显示屏闪烁,显然在翻找着存储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的,一会就好啦!”黎小月摇了摇头,将半张脸埋在环抱的双腿间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阿福显示屏闪着闪着,忽然摇头晃脑起来,他的数据库中存储的大部分都是音乐,光是触及到那些活泼的电信号就让他忍不住开心。

    “唉!真想换一套好的拟声软件和扬声器啊!”阿福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从胳膊缝里看了看它,黎小月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拟声软件只有两种模式,扬声器也是从一款报废的老式机器上拆下来的。你能理解一个热爱音乐的人却无法用美妙的声音去歌唱有多痛苦吗?”阿福垂头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黎小月听着它沮丧的声音,安慰它说道:“不会啊?你的声音很好听,大巫奶奶说过,歌唱是从心里的声音,只要你用心唱,总会有人听到你内心的声音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么回事儿……”阿福忽然想起了什么,看向黎小月说道:“哎?对了,你的声音就很好听啊!你唱歌给我听吧?”

    “啊?唱……唱歌?你是说巫祝么?”黎小月有些慌乱,结巴说道:“巫祝只有在祭祀上才可以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唱别的啊!我教你一首歌,你唱,我来伴奏,怎么样?”阿福显然很中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,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教我?什……什么歌啊?”黎小月忍不住有些好奇,是和它唱给风云听的那种吗?

    “我找找看啊!”阿福的显示屏又闪烁了起来,片刻后,它高兴说道:“这首怎么样?很适合你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黎小月好奇的看着它,却见它在身上摆弄了下,胸前那个凹进去的圆环中忽然响起一阵奇妙的声音,听起来像是阿福琴的声音,但却更加悠扬美妙。

    祭祀用的礼乐只有贝铃、皮鼓、茅管等几种有限的乐器,却没有一种能够发出那样的声音,因此她实在分辨不出那是什么乐器。

    很快,伴随着乐器声,一个女人的声音缓缓唱起。黎小月的脑袋缓缓从双膝间抬了起来,有种莫名的感觉从她的脊梁一路酥麻下去,让她浑身的毛孔都舒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感到巫力的涌动,但就是普普通通的歌谣,却让她的心拧了起来,这就是大巫奶奶说的心灵的歌声么?

    歌曲很短,也很简单,只听了一遍,仿佛就铭刻在了心中一般,黎小月的肩头缩了起来,她忍不住问道:“这是什么歌?是哪个大巫写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大巫写的,就是一首普通人唱的普通歌,好听吗?”阿福问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,黎小月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想试试看吗?”阿福从肚子里掏出了阿福琴,屈指弹了两下,随后与原曲一模一样的乐声便从琴中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听着耳旁的乐声,黎小月昂起头来,升起的月亮从头顶的巨石后露出半边,洒下的清辉如同洁白的雪被盖在她的脚背上,她第一次在没有巫舞和巫力配合下,只用声音来歌唱。

    轻轻张开口,如同清泉般的歌声从她口中流淌而出:

    在那风吹的草原

    有我心上的人

    风啊你轻轻吹

    去听他忧伤的歌

    月亮啊你照亮他

    火光啊你温暖他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唱到这里,黎小月忽然停了下来,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篝火。

    阿福见她停下,也停住了手中的琴,疑惑的歪头看她。

    一对在黑暗中依旧明亮像是燃烧着火焰的眸子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,嘴唇上也有些酥痒,黎小月忽然握紧了双拳,可是片刻后又缓缓松开。她仿佛被抽去了浑身的力气,将头埋在了双膝上。

    阿福的显示屏闪烁,黎小月的心跳很快,热量也在向着面部尤其是眼睛处集中。他忽然问道:“你是在担心么?”

    黎小月肩膀颤抖了下,她缓缓抬起头来,泪眼朦胧的冲阿福哽咽问道:“我是个胆小鬼,对不对?我不敢回去救他,我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阿福有些不理解,但还是说道:“胆怯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,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而选择逃生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黎小月恍若未闻,只是呢喃道:“我不敢再死一次了,我害怕到处都是黑暗和冰冷,我不想被虫子吃掉,我不想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总是很会死的。”阿福平静说道:“人的寿命是有限的,我在数据库中读到过一段话,人生就像是一辆公交车,无论坐多久,总会有下车的一天。对死亡的恐惧也是正常的心理,但却毫无用处,即便恐惧,死亡也不会停止降临。”

    黎小月抬头看向它,哽咽问道:“既然人总是会死的,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这是存在主义的问题,不过我恰巧把相关资料删除了。”阿福说道:“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追求意义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事,因为人是在无意义的宇宙中生活,人的存在本身也没有意义,但人可以在原有存在的基础上自我造就,活得精彩。”

    黎小月被它一连串的意义给绕晕了,茫然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阿福举起了阿福琴,说道:“就像是音乐,我的梦想就是写出一首我自己的乐曲,那样的话,即便我的躯壳腐朽了,意识消亡了,但只要有人能继续唱起我的歌,奏响我的乐曲,那么我的一部分还会继续存在在音乐中!”

    黎小月似懂非懂的说道:“所以……要歌唱?”

    “没错!要歌唱!”阿福看向她大声说道:“起码在歌唱的时候,你是开心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开心的吗?”黎小月同样在问自己,答案是否定的,可是,她却像是卸下了一层枷锁,顿时浑身轻松,连脚趾头都像是要飞起来了一般。她跳了起来,高兴的说道:“所以要开心!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!要开心!”阿福也高兴的说道:“要开心的歌唱!这是无意义中最接近意义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如同推开了一扇门,踏入了一个新世界,黎小月跑出了巨石下方,站在了草地上,沐浴着月光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寒夜的风穿透了她单薄的衣裳,却并没有让她感到丝毫的寒冷,脚边的草叶在微风的拂动下也轻飘飘的向她招摇。本就不浓厚的巫力像是被微风驱散,从她身后流逝。

    她轻轻探出手,从空中拂下,感受着空气穿过指尖的微妙触感,脚尖轻点,口中轻轻吟唱着不知名的小调。没有巫力催动,可她的歌声却被风送出去好远好远。

    月光流淌,移过山巅,照亮了上方一个银亮的身影,那赫然是一头巨大的通体银白色的巨狼。

    “咦?是半颗牙?”阿福认识那头狼,上次它来到矿山外的时候曾经碰到过它,还有它带着的狼群。那家伙以为自己是猎物,偷袭了它,结果被崩掉了半颗牙,所以阿福便叫它半颗牙。

    那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瞧着它身后影影绰绰的影子,那里显然埋伏着一个狼群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狼群。”阿福指着半颗牙冲黎小月提醒说道。

    黎小月恍若未闻,她体内的巫力已经全部流淌而出,取而代之的却是凉爽的月光,她能感到自己越来越轻,轻得像是要飞起来了一般,这种感觉让她迷恋。

    半颗牙显然听到了她的歌声,但却并没有行动,只是在山巅伫立了一会,便带着狼群离开了。

    黎小月依旧没有察觉,她只是在歌唱。

    她唱的是一支歌唱自然万物,连族里最小的孩子都会唱的小调。这原本是无法触发巫力反应的,然而,如今她没有使用一丝巫力,却比使用巫力更加奇妙。她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一朵随风飘荡的蒲公英,柔弱、无害,但却自由。

    大巫奶奶从未说起过有这样的情况,巫籍中也没有记载,她好像走上了一条河人族大巫截然不同的道路。